您当前的位置: PT电子游艺-> 高手合买-> www,626,net 消费金融ABS回暖 短期内仍面临挑战
www,626,net 消费金融ABS回暖 短期内仍面临挑战
PT电子游艺 2020-01-11 09:16:18

www,626,net 消费金融ABS回暖 短期内仍面临挑战

www,626,net,消费金融ABS回暖 短期内仍面临挑战

刘颖,张荣旺

近日,融360平台发布最新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称消费金融ABS规模不足去年三成,短期内仍面临考验。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下半年以来,ABS市场出现了回暖的迹象。

据悉,7月19日,京东金融在深交所发行了一只规模为10亿元的ABS产品。同时,蚂蚁金服的ABS产品发行迎来了一波不小的爆发期。公开信息显示,6月至7月之间,蚂蚁金服共发行了10只ABS产品。

融360金融分析师李万赋对记者表示,此次回暖主要还是受监管因素的影响,前段时间的防范金融风险和去杠杆对ABS的发行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随着从“降杠杆”到“稳杠杆”、从“中性偏紧”到“松紧适度”的政策转变,ABS市场将有所复苏,但不具备大幅扩张的条件,难以重现2017年的“辉煌”。

新机构入场

除以上已公开发售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外,最新信息显示,近期上交所还受理了“小米小贷”以及“蚂蚁小微小贷”的两笔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金额分别为30亿元和80亿元。

事实上,伴随ABS整体回暖的大趋势,市场还出现了新面孔。

据悉,携程金融于今年6月发行了消费金融ABS第一单。据携程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携程的ABS项目,储架发行30亿元,分为十期发行,首期发行规模3.1亿元。本次融资将用于携程金融的“拿去花”产品。目前,开通“拿去花”后,用户可使用信用额度先出行后付款。

“之所以储架发行ABS,一方面是因为,拿去花从旅行场景出发,进一步降低用户的出游门槛,很大程度上帮助用户升级旅行服务和感受;另一方面也是一次新型融资方式上的尝试,有助于形成多元化的资金渠道。”该负责人对记者解释。

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发行ABS产品有利于机构获得更低成本的资金,但是很多机构用于发行的ABS产品并没有做好,甚至处于亏损状态。

李万赋对记者直言,这与企业自身实力、底层资产质量、ABS产品的设计(包括定价)、ABS市场活跃度、资本市场的流动性等都有关系。对于中小消费金融机构来说,目前的ABS发行可能仍处于交学费、攒经验时期,目的是打通这个融资途径,着眼于未来。

在李万赋看来,随着监管氛围的转变,当前ABS有所回暖,对新入场机构来说,是熟悉ABS发行流程、积累发行经验,从而未来更好利用ABS市场提升资金运作效率的一个好机会。不过李万赋也强调,未来新机构的挑战仍然在资产透明度、资产质量方面。在数年的时间里,稳定生产风险可控的资产、保持资产池的稳定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薛洪言也对记者表示,在合规的前提下,监管对于ABS持鼓励态度。然而,投资者接受ABS产品,除了看中其较低的资本占用外,主要还是被ABS产品较低的风险和相对的高收益所吸引,归根结底还是要有优质的资产,资产不行的话,ABS本身并不能化腐朽为神奇。

  趋向保理类ABS

此外,由于目前监管要求小贷ABS纳入表内计算杠杆率,小贷ABS的发行总额有所限制。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由于保理融资的操作灵活,可适用多种商业模式,且保理公司的杠杆率上限较高,预计未来保理公司与企业合作发行的消费金融ABS会越来越多。

目前,我国提供消费金融服务的机构众多,虽然实质上的资产都是消费贷款,但因为商业模式和合规原因,一些机构(尤其是非持牌机构)选择通过保理或信托等方式设计架构,以成功发行ABS获取资金,使得消费金融类ABS的基础资产表面上有所差异。比如唯品会就以“上海品众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为主体,通过保理融资的方式为唯品花消费贷款发行了ABS。

数据显示,2018年发行的产品中,个人消费贷款类ABS有35只,处绝对主力地位,发行规模达759.53亿元,占比78.86%;信用卡分期类ABS有2只,发行规模为190.72亿元;保理融资类和信托受益权类共3只,金额都较小,均不超过5亿元。

在薛洪言看来,ABS的市场空间要看其底层资产自身的发展空间,在服务普惠和小微的政策号召下,各方开始发力供应链金融和小微金融,保理业务也水涨船高,有了比较大的想象空间。未来,基于保理类资产的ABS产品会越来越多。

李万赋认为,网络小贷在ABS市场一直扮演关键角色,新政策对网络小贷影响较大,这很可能导致消费金融企业尝试借助其他类型机构发行ABS。综合设立门槛、杠杆率、业务实质等方面的因素,保理公司是一个比较有前途的选项。当然,未来不排除保理公司蜂拥而入之后,监管方会出台政策限制保理公司过度发行ABS的可能性。

监管未破冰

但无论是新机构入场还是转而发行保理类ABS,监管环境毫无疑问都会愈加严格。

自2017年11月下旬开始,《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等文件接连出台。按照文件规定,具有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无客户群体限定、无抵押“四无”属性的现金贷将难以再作为底层资产。此外,根据政策要求,网络小贷放贷杠杆率要表内、表外合并计算,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合并后的融资总额与资本净额的比例暂按当地现行比例规定执行。

监管文件下发后,尽管在2018年1月末时,一些项目开始恢复,但进入2018年后始终未得到明显好转。据融360统计,截至7月31日,消费金融领域2018年共发行40只ABS类产品,发行规模963.10亿元,数量不足去年同期的1/3。

而近期,据《证券时报》报道,监管层正在制定ABS原始权益人检查要点,以便加强底层资产源头风险的防控。要点包括:原始权益人是否具备资产证券化业务的经验;原始权益人相关人员配备是否到位,团队是否具备足够的资产证券化业务能力;原始权益人通过资产证券化获取的资金流向是否符合监管规定。业内人士表示,这一规定预计年内出台,势必又将抬高中小消费金融机构发行ABS的门槛,不合规的、实力弱的消费信贷及运营机构可能再也无法通过ABS获取资金。

同时,近期消费金融资产质量频频遭到质疑,比如某消费金融公司2017年的不良率近4%。居民杠杆上升过快,多头借贷和过度借贷的风险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每一个消费金融运营者和ABS投资人头上,行业出现观望氛围。

“尽管乐观来看,机构都投入大量精力,整合大数据和技术能力,以更有效地分析和判断个人信用风险,但类似的技术很难称得上成熟,仍需要一定的时间探索和完善。”李万赋认为,目前情况下,仍然需要“稳杠杆”,限制居民和机构两个层面的消费金融杠杆率的快速攀升;另一方面,应严格控制消费金融ABS底层资产的质量,加大大数据技术在资产质量监控、资产池管理等方面的应用。

浏览:2980